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老君堂5号{4}  

2012-03-23 21:0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君堂5号的孩子学习都非常努力,63年时,哥哥高三,整天在背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准备高考政治,而且还在朗读俄文,整天小舌头卷啊卷啊的打嘟噜,像青蛙在叫,鲁迅的“人血馒头”一文也让我听得好不郁闷。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年夏天,终于来了哥哥的第一志愿录取通知书----大连海运学院。其实那个年代,有志男儿都想考哈军工,哥哥也不例外,只是由于当时姑姑得了肺结核,国内没有特效药,经好朋友容墨珍小姐{容毅仁的妹妹}帮助去香港治病,成了一个海外关系,不仅影响了哥哥的选择,还导致爸爸“停飞”,哥哥选择大连海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房东奶奶的四儿子就是那里的,穿着像海军一样的校服很神气。哥哥来通知的那天,南屋的老大也来了四中的录取通知书,我们都为他们考取了理想的学校而高兴。

   到了我们该考初中的时候,形势大不一样,文革来了,考不考试一直没定下来,记得历史老师当时给我们讲,崇拜这个词用在封建君王合适,对革命领袖用这个词就不恰当。可巧文革中对毛主席上面就用了四个无限,我们抓住这个还对老师进行了一番批评,当时老师也好像挺无奈的,历史证明老师最终是对的。

   文革开始了,书也不念了,试也不考了,我们几个闲着没事,买了些红漆在影壁墙上写大标语,并在垂花门的两侧白墙上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破资产阶级四旧,下联是立无产阶级新风。胡同里的半熟脸红卫兵来看后说;“怎么把资产阶级放在了前面?”我们据理力争“不破不立嘛“!红卫兵无语,走了。过了几天红卫兵又来了,看见我家收音机上有两顶漂亮的新疆帽子,非说是四旧,硬是拿剪子给剪了,我心疼得要命,想要和他们理论,被妈妈制止了,听到妈妈说爸爸在空军所属的单位工作,红卫兵立即扭身走了,没再找麻烦。

  记得哥哥上大学时,有一年暑假完了,哥哥返回学校,临走时我和妈妈去火车站送哥哥,当时一同走的还有一个女同学,长的鹰鼻子鹞眼的,像个外国人,挺好看,我看见妈妈咬哥哥耳朵,估计是希望哥哥开点窍,哥哥好像当时并不为所动。后来哥哥对妈妈说,文革中这个女同学是个造反派头头,泼辣的很,闹武斗中另一派围攻时,她竟然脱光了衣服,裸着身子硬是把另一派的人给吓跑了。幸亏当年没和她搭讪。我和妈妈哈哈大笑。

  文革后期我和小迎去了东北兵团,房东奶奶家的炜和炎随父母去了青海,后来炜去了勘探队,炎有幸上了西安交大,记得72年我在团部广播站时,炜给我来了一封信,当时我们经常通信,可这封信似乎有所不同,一共两页纸,第一页密密麻麻写得很满,第二页没两行就草草结束了,好像话没说完。他是用圆珠笔写的,在第二页没有字的地方大半页都有印记,下面署名的地方印记很清楚,分明是“青小”,这是我们四个人小时候互相的昵称,上面的印记密密麻麻不太好辨认,我突然感到了一种暧昧的情愫,他虽然撕掉了原来的那页,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是我感觉到他一定写了他认为不妥的东西,然后撕掉草草结束。我突然感到我们都长大了。后来有一年我们四个探亲在北京相聚,一起去了颐和园,在昆明湖上赛船,仿佛回到了童年。上岸后,我们合影留念,摄影师以为我们是两对情侣,还特意为我们排了排位置,真让我们哭笑不得。

  文革开始后,东西南三家各腾出了一间房,原因是我们人口都比较少,当时住房紧张的人家很多,于是又搬进了三家人家,挨着我和小迎家的这两家都是年轻的当权派,虽然住房稍稍宽松了一些,但是挨整却一点没放松,隔三差五就有单位的造反派来折腾,动不动半夜三更就来揪人批斗,两家的孩子都很小,回回闹得大人哭小孩叫,全院不得安生。我们去了东北后,每次回来探亲,院子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先是垂花门影壁墙给拆了,后来又挖了防空洞,再后来院子里成了街道工厂,挂满了刷好的大纸板,花果树也全被锯了,大枣树也没了,最后南屋三兄弟也搬走了,街道上居然把三间房隔成了一间一间的,一下就搬来了三家,后来小迎家也搬走了,一隔又搬来了两家,最后我们家也走了,虽然没再隔,可是现在已面目全非。北屋也几易其主。院子里的老人相继去世,认识的人寥寥无几,若干年后我去过一两次,可是房客据说又换了好几茬儿,更是陌生的很。院子里盖满了小厨房,一个挨一个,只能凑乎过个自行车。

  四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我们四个“混世魔王”玩伴儿,现在都年近六十,除了和小迎还常见面,炜和炎有近二十年不见了,十多年前有一次我在公共汽车上曾看见炜骑着车带着女儿顶风拼命往前骑着,我想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各自拼命地往前奔着,一切都在变化着,变化着。

   老君堂5号曾经承载着我们年少时多少的欢乐,也曾承载着几代人的悲欢离合,它有太多的时代印记,给我们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我想要是林徽因住在这多好,可能就能为它恢复原貌,可惜我们都是些草民,只能眼看着“颐和园”变成“圆明园”,北京这样的四合院很多,现在不少被有钱人翻造得富丽堂皇,他们会觉得这样的平房比楼房住起来要舒服得多,可绝大多数四合院还在往“圆明园”变,真希望国家能从腐败分子手里弄出点钱来,把那些有保护价值的四合院拯救一下,还北京人四合院的美好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