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也说丧事  

2012-04-14 18:1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最怕谁家死人,出殡。记得那时候我们的邻居院是个大院子,里面住了三,四十家人家,而且多是几代同堂的老北京人。老人多,所以隔不了多久,那院一有人死,大门口就会挂出一大串纸钱,紧接着就是“接三”,“出殡”,又是和尚,又是洋乐队,吹吹打打,要热闹好几天才算完事。其实,大人多是看热闹,司空见惯,而我们小孩则是好像体验一种人生的经历,既新奇,又害怕,又像是要从这些习俗中领悟些什么。

  那年月,在船板胡同西口有一个棺材铺,里面摆放着各种棺材,传统式样的有黑色的,红色的,还有白茬木头的,价格按木质和手工复杂程度论,有一种质量低劣价格低廉的白茬木头的棺材,样子不讲究,据说叫“狗碰头”,意思是不结实,使劲一撞就散架的意思。棺材铺的“连锁店”是“杠房”,里面坐着许多抬棺材的老头,这些人多是穿着中式的长褂子,扎着腰带,夏天光膀子穿一个“褡裢”,在我印象中这些人都是满脸沧桑,横眉立目,凶神恶煞的,另外还有一个较年轻的坡脚人,长得更是猥琐,眼睛斜视,不知道他在看哪儿。所以这些人仿佛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是从旧社会穿越而来的。看见棺材铺和这些人,我就心生恐惧,路过时尽量绕着走。

  胡同里的“接三”仪式不知为什么多是晚上进行,那些穿着孝袍的孝子贤孙们披麻戴孝,打着幡,又摔盆,又念念有词,后边的队伍浩浩荡荡,又是纸人纸马,又是和尚仪仗,前面一个领哭得,后面是真哭假哭的一大群人,那些杠房的老头在抬起棺材的那一刹那,还会吭呦地叫一声,像是这棺材有多么的沉重,用完了他们所有的力气一样,他们那厚重沉闷的嗓音,会让你感到无比的压抑。抬棺材的队伍绕胡同周游一圈,最后又回到院中“灵棚”中停放。在灰暗的路灯下,你望着那一队人在纸幡纸钱的飘舞下慢慢远去,会有一种远离了这个时代,走向另一个阴冷世界的阴森感觉,所以我最怕这种场面。后来取消了土葬,实行火葬,胡同里再没了这种场景,我拍手称快,连脚都举起来赞成!

  文革以后,改革开放来了,丧葬的习俗文明进步多了,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被人们所唾弃,新风尚,新习俗逐渐被人们倡导,接受。然而,这两年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日益增高,这些陋习又有所抬头。记得八九十年代去天津三条石参观,途径一闹市时,因堵车拐进了一条小胡同,不想胡同里有一家人家出殡,居然又出现了纸人纸马的阵势,只见胡同里人头涌窜,高出人头的纸人纸马纸冰箱纸彩电在高处晃动着,似乎又回到了六十年代,感觉真不合时宜!

  去年一位朋友的农村亲属去世,邀我去参加葬礼,我多年没参加过这种仪式,去了一看,真让我吃惊不小,不但与儿时的情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有一个大灵车,像古代皇帝出殡一般,那灵车上蒙满绸缎幔帐,绣的又是龙凤,又是荷花,青松。还有一个圆球宝顶,周围垂下许多金色流苏,只是这灵车不是过去马拉人抬,而是放在一辆130卡车上,连驾驶室也蒙在其中,像游行的彩车一样,司机只能从镂空的窗纱中窥视前方。丧事组织得井然有序,有负责招呼磕头行礼的,由负责收礼金登记的,还有负责收礼物的,像电影里看到农村结婚似的,收的礼物尽是毛毯,绸缎被面,白布什么的,被统称为“帐子”,挂在一根长长的绳子上展示。到了午饭时分,流水席一拨接一拨,从上午十一点一直到晚上八点,每桌八菜一汤,酒水管够!不知金钱几何?看那家办丧事的人家好像并不富裕,几间低矮的小房,家具也多是年久掉了漆的,几个儿孙工作也都不够稳定。我问那个朋友这样大办岂不劳民伤财?那个朋友说,办丧事不赔钱,闹好了能赚不少!他那二小子正想开个小饭馆儿呢,这下本钱有着落了!我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