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首飞太平洋的中国鹤  

2012-05-16 21:2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整理东西,看见了父亲参加两航起义的勋章和父亲用过的一只公文皮包,里面有他用过的计算尺,半圆仪等工具,装着各种笔的是一只橘红色的小皮袋,皮袋上面画着一只昂首挺立地的“鹤”,那是父亲名字中的一个字。

  1942年,父亲在重庆珊瑚坝机场海关工作,和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特检处下的航空检查人员一同对旅客执行进出站检查,自然,海关与航检所对旅客检查的内容是不一样的,父亲目睹航检人员的飞扬跋扈,以势欺人,对一般旅客态度蛮横,肆意刁难,暗下是敲诈勒索,贪污受贿,对此,有正义感的父亲非常气愤,并极为蔑视。43年父亲考取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学习航空领航,在学完基础课以后,却迟迟未被安排登机实习,父亲对美方据理力争,指责他们对中国学员的歧视,经过多次义正词严的交涉,终于取得胜利。被泛美航空公司大西洋部机航处认可为合格的远洋领航员,同时也成为前中国航空公司第一个能执行大西洋航线任务的中国领航员。

  1947年初,父亲从美国回国,适遇前中国航空公司开航上海至旧金山的太平洋航线,父亲被中航公司DC4型飞机总飞机师钵恩{J。J。Byrne}批准为太平洋航线的领航员,曾横渡太平洋70次,大西洋12次,至49年飞行累计3000小时。当时中西太平洋航线,除仅有的无线电罗兰导航设备外,就只能依靠天文领航,而掌握天文领航技术是要经过一段艰难学习过程的,父亲经过钻研努力,得到了突破。那时中航中美航线开航初期,就有四,五名美籍领航员,只有父亲一个中国人,起初美方把远洋领航工作视做禁脔,不让中国人染指,可是父亲的资历他们无法拒绝,最终父亲成为中国航空公司第一代飞越太平洋航线的领航员之一。

  那时中航美籍领航员月薪500美元,而父亲月薪300法币,差距太大,父亲认为应该同工同酬,向美方董事昆丁。罗斯福力争,说这种差别是典型的种族歧视,罗先对之敷衍,经刘敬宜总经理的有力支持,终于给父亲与美籍领航员同样的美元工资待遇。

  1949年父亲在香港参加了两航起义,加入到新中国飞行事业中来,历任民航总局领航主任,航摄大队领航主任,民航航校领航教研室主任等职。参加过西南西北森林视察飞行,并参加民航为期七年的航空石油普查探测任务,先后探出大庆油田,辽河油田,扶余白河油田,大港渤海湾油田,任丘,胜利,中原,华中,珠江口油田等,在南新疆塔里木盆地,在无地标情况下,利用带一天文罗盘在大戈壁沙漠勘探出南疆油田,其间还参与了西藏航线的开通,为新中国建设奉献了专长。

  父亲后来在许多民航高级航校任过教,做过领导,他不仅教学,而且带飞训练,他讲的领航基础课清晰,条理分明,深入浅出,不仅学员反映好,还深得总局局长的青睐。

  父亲的英文非常好,而且知识面广,被同事誉为“行走的万有文库”。在中央领导人接见外国航空代表团时多次担任翻译。61年-62年他与同事合作翻译了美国空军大学领航学一部,供空军教材组参考。在我的印象中,父亲非常喜欢看英文小说,儿时书柜里摆满了各种外文小说,图书。他还常常去东安市场或中国书店等旧书店淘书。夏天常常在走廊上,竹帘后看书,有时看到高兴时就会用英文朗读一段,有时看到感兴趣的文章或专业资料会把他们翻译下来投给相关杂志。记得我从兵团回来在家待业的一段时间,常常帮父亲的译文绘图,至今仍留有手稿。父亲还是一个幽默的人,记得那时小侄女刚一岁多,很怕猫头鹰的羽毛,父亲在看书或写文章时,为了避免小侄女干扰,就在头上套一个松紧带圈,上面插上两根猫头鹰的羽毛,小侄女一过来捣乱,他就会晃动脑袋,猫头鹰羽毛上的绒毛就会左右飘舞,小侄女立刻就吓跑了。

  父亲文革期间虽然身陷囹圄达六年之久,但他始终坚信组织上一定会把是非弄清的,记得被关押六年后第一次回家,身上的一条棉毛裤补了几十个补丁,简直成了一条厚夹裤。我那时已从小学生长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年,我和父亲彼此都觉得变了摸样,我感觉父亲又老又瘦,心里有说不出的陌生和难过,看到父亲的耳朵被打得变形失聪,更是眼泪忍不住流下来。父亲反倒安慰我说他喜欢航空事业,从来没有想到过后悔,虽然遭到了诬陷,遭到拷打,但他和他的同事们没有一个屈服的,没有一个想到自杀。他的一个同事从三楼跳下企图逃跑上访,结果摔得一只脚朝了后边,他居然咬着牙把脚扳过来,继续跑。。。。。。我听的眼睛都湿润了,我相信他们都是有理想有追求的顶天立地的男人,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却也都是报效祖国,赤胆忠心的中国人,铮铮铁打的硬骨头!

  父亲至死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彻底平反。文革后期,由于父亲的专业水准和技术无人能替代,总局把父亲借调到北京,在“后台”处理国际民航组织的业务,父亲忍辱负重,兢兢业业一面工作,一面继续上访。在此期间,他多次向民航的相关领导建议民航除有一个优秀的领航队伍外,在民航局上层建筑里应设有几位领航专家掌握世界领航新的理论和新的设备的发展趋势,好把我国航空领航事业提高到较高水平。就在他临终前不久,还主动翻译了{英国飞行}杂志总编辑蓝姆斯丹撰写的{民航的安全运营}一书。父亲去世后,母亲将这本译著奉献给了民航,由他的老战友整理编校,刊印发行。该书出版后,在民航界引起很大反响。两航领袖陆元斌先生为此书专为父亲写了详尽的生平介绍。

  父亲无怨无悔地工作,关注祖国的航空事业是他毕生的爱好和追求,他从没想和组织上索取什么,他曾给自己起了一个号,叫“崖暖”,取自“金沙水拍云崖暖”,意为“发热的石头”。这块太阳照不到也自发热的石头,需要多么大的能量和动力,那就是与生俱来的中国人的志向和气节!

  父亲去世后,在两航起义前辈和总局各级领导的关怀下我四处奔走,总参,总政,国务院,空军的上访点我都去过,终于为父亲争取到了平反的结论,总局开追悼会彻底为父亲平反昭雪。“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父亲在天有知,应该安心了!

  岁月如梭,如今父亲已离开我三十二年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飞行技术如日新月异,领航技术更是被高科技的空中自动导航所替代,但父亲淳朴的正义感,纯洁的爱国思想,纯正的事业心和精湛的领航技能令我永生不忘。他这只顽强的“鹤”,代表中国人首飞了太平洋,为中国人长了志气,这只“鹤”虽然西去了,但风范长存!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