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传奇的隐私  

2012-05-07 19:5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牧马人}中许灵钧和李秀芝结婚时,一群小孩爬窗户偷看,听窗根,郭蹁子打趣地说;"去,去,去,没见过你爸你妈结婚啊?!”其实所有小孩对爹妈的结婚恋爱经历都是好奇的,我也不例外。

  我妈比我爸大七岁,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妈长得好看,也看不出来比我爸大那么些。我爸属龙,小时候问起我妈属性,她总是闪烁其词的,说属虎。我当时还想,老辈人不是讲龙虎斗吗?他们还挺开明,不讲这封建迷信的一套,后来才知道我妈是属鸡的,龙凤正配呢!

  父亲的身世很苦,从小死了父亲,姑姑是遗腹女,压根儿没见过爷爷什么样子,听我家的老保姆“姥姥”讲,奶奶靠绣花洗衣养活爸爸和姑姑,很是艰辛。爷叔和父亲家住的很近,父亲小时候,爷叔拿着香蕉在父亲面前只顾自己吃,父亲没吃过,追着问:“叔叔,叔叔,你吃的什么呀?”爷叔只当没听见。让旁人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爷叔家也有一个儿子,“姥姥”说他是个傻瓜,长辈让他见了人叫人,他见了一个熟人就对着人家叫“人!”,惹得邻居街坊捧腹大笑。父亲因家境贫寒,勉强读完中学,但成绩非常好,他当年的许多同学后来都当了著名的教授和大干部。但父亲考大学时因交不起学费,问有钱的同学家借,那家人要求父亲读就业后薪水高的海关税务学校,好保证还款,父亲没办法,只好舍弃喜爱的专业。毕业后父亲一直在还款,当时他的同学去参加革命,邀他一起去,父亲因债务在身没能一同去,但他当即脱下身上的大衣披在那个同学身上,送他奔赴延安,后来那个同学当了大干部。

  母亲的经历更是传奇,小时候她从未向我提起,69年我到了兵团,要“自报公议”评选兵团战士,我问及母亲的历史,才知道母亲并非和父亲是原配,而且她比父亲大许多,这让我很不解。

  前几年我去看望机场的父亲的老同事黄伯伯夫妇,黄伯伯是两航起义中最年轻的,听爸爸说黄伯伯年轻时才华横溢,手风琴拉得非常好,是个活跃分子。黄妈妈是上海人,也是妈妈的好朋友,母亲在世时,她常到家中来,后来搬到了机场住,进一趟城不容易。黄妈妈是个讲求生活品质的人,买什么东西必去王府井百货大楼,用妈妈的话说就是“疙瘩得很。”做一件布衣服也必须去位于灯市口的“双顺”上海裁缝店,尺寸一分一毫也不能差,往往手工比布料要贵很多,弄不好还要改上两次。那年我去黄伯伯那里,他俩都已七,八十岁,黄妈妈更是腿脚不好,躺在床上下不了地,我看了心中很是难过。但是黄妈妈精神很好,依然谈笑风声,讲了我从来没听到过的父母趣事。。。。。。

  母亲是常州人,年轻时是个美人,十九岁时就嫁了人,当时年仅12岁的父亲看见别人娶了这么漂亮的人为妻,心中好不羡慕,发誓说将来也要娶母亲这么漂亮的人。没想到母亲命运不济,结婚没几年丈夫就得了肺结核,几年后不治身亡。当时母亲生活没有着落,只能托丈夫的同事在伪行政院找了一份收发室的工作,勉强维持生计。此后在海关工作的父亲邂逅了母亲,得知母亲的情况后,青年才俊的父亲不顾母亲年龄比他大,且有婚史毅然追求母亲,最终有情者终成眷属。

  父母的这段拍拖经历,文革后期我曾听母亲讲过,缘起一张北京日报。那是文革后期,父亲的冤案尚未彻底平反,我们办事说话都极为小心,唯恐招来麻烦。那天报纸上登了一篇关于重庆曾家岩50号{中共办事处}的记叙文章,讲述周恩来总理在那里工作和生活的情况,我看见爸妈饶有兴趣地在看,便问有什么好玩的说法。妈妈说她当年做收发就住在曾家岩50号,从她住的楼上可以看到蒋介石夫妇的官邸,一到春秋天气好的时候,宋美龄就会在院子里晾晒大衣和旗袍,一晒就是一大片,五光十色,这对当时年轻生活窘迫的妈妈无疑是一种强烈的刺激和吸引。母亲长得很美,同事都说容貌酷似宋美龄,在伪行政院收发室工作,时常会碰到蒋介石出入,有一次居然和蒋介石打了个照面,蒋介石见到母亲不由一怔,注目看了半天,可能是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像宋美龄的人呢?父亲那时与母亲正在热恋,闲暇时会到曾家岩50号母亲的住处,那时母亲的宿舍与周恩来总理的住处是楼上楼下,年轻顽皮的父亲有时也搞些小浪漫,有一次偶然的敲门节奏不想正敲在了周总理办公室的暗号上,马上有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员来查看,并告诫下次不要再敲这样的节奏,当时父亲很是紧张,怕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把自己当成了国民党特务。后来他们结婚后就搬走了。母亲告诉我这段趣闻时父亲还一再叮嘱我不要到外面去说,因为他的案子还未平反,如果再加上这段佐料,就更说不清了,想给你安上个特务的名目,易如反掌,本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下你又给人家添点编故事的材料,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前几天,我在网上查到了曾家岩 50号的相关信息。现在已成为了革命教育基地,是开放的旅游景点,也有一些人撰文描写那里的情景,我虽然没去过,但有的地方与母亲当年描述的一样,例如母亲说她当时只是一个收发员,住的地方很简陋,好像是在一个楼梯处,房子很小,仅能放下一张行军床,与文章中形容的样子基本相同。我很希望有机会去四川旅游时到那里看一看,虽不是什么具光彩可炫耀的东西,但作为一段普通人的家庭往事回首望一望,也别有一番趣味。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