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那些年火车中难忘的事儿  

2012-06-10 14:5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今,人们出行交通工具可选择的余地很多,而在上世纪我们去兵团的年月,只有唯一的火车。飞机那是不让你乘的,就是让你乘恐怕你也乘不起,所以我到兵团一共来来回回五个回合全是火车,这十趟车的经历,在现在看来稀松平常,但是在我年轻的记忆中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有些事情让我一生难忘。

  69年9月2日,我们开跋去东北兵团,从学校的安排程式里,我们是先要到天安门去宣誓的,但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瓢泼大雨,电闪雷鸣,这个“扎根边疆干一辈子革命”的誓言泡汤了,这可能是老天的安排,省去了我们这一代人食言的恶名。火车开动后,这批十六,七岁的孩子擦干眼泪,开始从书包,提包中拿出各种食品吃了起来,好像是出游的顽童,只要有吃的,就能消停下来。绝大多数人没出过这么远的门,贪婪地欣赏着沿途的景色。午饭时分,大铁饭盒子送来了,里面是米饭和大肥肉片,没人吃得下。经过二十小时的颠簸,车过松花江,浩瀚的松花江在朝晖的映衬下,波光粼粼,泛着金光,让人觉得壮美无比,但江边的景色却不尽人意,有许多棺材只有一半埋在土里,另一半裸露着,有的甚至能看到内容物,这与大自然的美景极不协调,实在是大煞风景。可笑的是,还有同学告诉我,松花蛋就是出自松花江!

  到连队后,各地青年一起开了一个欢迎会,比我们先去的上海青年XJH有一个欢迎词,写的慷慨激昂,让我记忆犹新,他最后的结束语是:“让我们乘上毛泽东思想的列车,向一切旧思想告别”!他的话让我们这些小孩热血沸腾,仿佛自己干上了一桩无比伟大崇高的事业,超凡脱俗,如同亲手要开创一个新时代一般。。。。。。

  在兵团这几年,一共回家探亲四次,记得第一次回家高兴地不得了,一同搭伴的有ZKQ和小武大,我们三个人的票不挨着,ZKQ挺绅士的,把挨着窗的一个好位置让给了我,他和小武大坐在后排斜对面,彼此看得见。夜半时分,车过哈尔滨,上上下下的人很多,有一大拨火车司机下班搭了这趟车,呼呼啦啦五六个人都坐在了我的身边和对面,看得出他们累了一天,工装都没脱,提了着酒瓶子,花生米,在小桌上摆开了牌局,一边喝酒一边甩牌,还满嘴的零碎不堪入耳,他们以为我是一个人,就借酒撒疯,时不时地往里挤我,刚开始,我闭着眼装睡觉,眼不见心不烦,后来他们有点得寸进尺,我火了,冲着身边那个酒气熏天的家伙说:“往那边点!”旁边那几个起哄架秧子,学着我的腔调“嘿!往那边点!嘻嘻!”简直是一伙无赖,看我好欺负。这时,坐在后排的ZKQ过来,冲着他们说:“你们干什么?”随后和我换了位置。我由衷的感谢ZKQ,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离家千里之外,在困境中有人伸出援手,她会永远记得的。

  火车上的难忘事,是在我第三次探亲的途中。车过笔架山,突然急刹车,全车人都吃了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紧接着火车居然徐徐后退,还大约停了四十分钟,后来才听列车员说是有一个农村妇女卧轨自杀,被碾成好几截,其中上半身齐胸被截断,居然立在了铁轨边上,像个半身塑像,虽然是听列车员形容,没亲眼看见,但那个血淋淋的“塑像”的样子,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一辈子都抹不去。

  那次回京还有一件事出乎我的意料,坐在我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怀抱一个婴儿,一路上还为他换尿布,喂奶。我想这个爸爸真不容易。车快到公主岭时,他委托身旁的一位大妈给抱一会儿,说是上厕所,可是车停车又开,始终没见他回来,派人去厕所找,也没有,,原来那男子早下车不见了踪影,我和同伴感叹了半晌。。。。。。

  从北京返东北好几次都是我一个人,因为回京时的同伴有哈尔滨的,也有天津的,回程时遇不上了,所以格外小心,一次途中火车很空,越往北走人越少,,过了哈尔滨就寥寥无几人了,三个人的座位仅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当卧铺,我将架上的提包取下来,放在位子下面,又用皮带与当枕头的书包拴在了一起,便高枕大睡了。第二天一早,快到佳木斯了,广播响起了,我猛地醒来,抬头一看,坏了!行李不见了,全然忘记了提包放在了座位下的事情。心跳到了嗓子眼,半晌才醒过梦来,像寓言里的和尚清点行李,一样不少,还好,自己也在!

  见证战友情谊的事也在火车上发生,那是最后一次办完回京手续返京,和我搭伴的是天津知青LXP,到佳木斯买完车票,虽然是隆冬,但挤出了一身汗,我买了根冰棍然后上车,就在上车门的一刹那,有一群小孩围在周围挤来挤去,上车后,我发现放在插兜里的钱包丢了,肯定是那帮小孩所为!幸好车票在胸前的口袋里,钱包里虽然仅有百十块钱,但在当时属于巨款,更可惜的是临走时和许多人合影留念的照片,以及各地知青送我的玉照,况且还有两天两夜的路程要饿肚子,幸亏LXP伸出援手,一路为我买饭,车过锦州,她还特意下车为我买了一袋频果,到天津时,她不仅为我签了去北京的“特快”,还把下车后的车费给了我,使我平安到家。几十年后,她到北京来玩,住在我家,和她说起这件事,我们都回味无穷。

  记得最后一次从东北回来时,车过铁岭,浩良河一带,景色很美,隔不多远就有流水铁桥,青山绿水引入眼帘,车窗就像胶片,一幕幕一景景,随着咯噔咯噔的车轮节奏,我回想起政治处为我开的欢送会,白酒,色酒不知喝了多少,连男的都甘拜下风,我回想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看着这些朝夕相处的领导战友,泪如雨下,我不知道是惜别,感慨,还是委屈?同志们说你与东北的感情还真深啊,我不知所云,我不知道我哭得到底是什么?可能什么都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