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悼三位远去的同窗  

2013-01-20 19:1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次聚会,得知又有一位同窗离我们而去了,心头又是一紧。时光的荒冢已向我们69届洞开,虽然归去是自然,但似乎来的快了一点,现在就请上路,又怎么从容得了?!

  屈指算来,我们班上已有三位同学先行了。第一个是大家熟知的小武大。他身体不好,似乎有点先天智障,四肢也不够协调,记得上学时,他的神情就有点呆板,眉眼向两面耷拉着,眼袋很大,脸上的肌肉皮肤显得很松弛,虽然五官还很象孩子,但皮松肉懒,神态萎靡。小武人很老实,心眼儿也善,同学们虽然觉得他像“白痴”,却不忍嘲笑他。偶尔开个不疼不痒的玩笑,小武也无所谓地报以莞尔一笑。那天从王老师嘴里才知道当年去东北,老师曾为他力挽狂澜,想帮他留在北京,但是没有得到批准。小武在连队时,大家都很照顾他,劳动指标也对他网开一面。后来他放过羊,喂过猪,这在当时算比较轻的活儿,但对于他来讲,身材不足一米六,手脚也不够协调,挑着猪食在泥泞的地上走,前仰后撅,时不时脚拔出来了,鞋还陷在泥里,狼狈不堪。但他很要强,总是咬着牙坚持着,请病假是经常的事,当时不少人认为他就是娇气。后来小武总喊腰腿疼,起不来床了,当时连队和团里医疗条件有限,未能诊断明确,他的哥哥便把他接回北京治疗,确诊为骨结核,长期服用雷米封等抗痨药物。记得当时我回京探亲时还去过他家。他家境很好,父母兄长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家中钢琴,沙发,考究的家具彰显身份,但父母年事已高,老态龙钟,小武不仅治病要靠家中支持,吃饭穿衣也都靠家里养着。小武看见我们去他家很高兴,一瘸一拐热情地招呼我们,可是他自卑的内心我们一览无余。73年我调回北京后,曾一度在交道口一带看见小武在马路边做看自行车的工作,胸前挎着一个敞着口的军用书包,步履艰难的来回招呼收钱。我想他是在用自己羸弱的身躯争取自食其力。不久就传来了他去世的消息。我虽然觉得他应该健康快乐地活着,但是一路看来,还是归去对于他来讲更舒服些。。。。。。

  同学中第二个传来噩耗的是WYQ,她是个聪明好学,活泼开朗的好学生。在校时,我们都是班干部,在一起开会,研究班上的事情,她很有头脑,也很有能力,尤其是文章写得不错,很有功力。我们常在一起开玩笑,说女孩子的悄悄话。她爽朗近乎傻笑的憨笑声尤其让我记忆犹新。

  对“性”的无知,让WYQ在兵团出了大丑。当时她与我们班的一位英俊男生谈恋爱,由于不懂,她三个月没来月经以为怀了孕,其实什么也没发生,但她自觉颜面扫地,出现了精神分裂的症状,由于没有及时就医,导致愈演愈烈,她的举动使那位男生尴尬不堪,并恼羞成怒打了她。这使她思想更钻入了死胡同,症状愈发严重。这段不堪的经历给她一生都蒙上了灰暗的阴影。回京后,她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也许她羞于回顾往事,与一切同学间的友谊失之交臂。

  我想如果没有文革这场浩劫,我们都会正常升入中学,通过正常渠道学习生理卫生知识来了解人与“性”,没有文革,WYQ应该升入一个蛮不错的大学,有个很好的前途,成为一个很有造诣的学者。然而残酷的现实使我们这一代人在应该上学的时候没有机会接受正规教育,无数知青在与无知,愚昧奋力抗争。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连是种马站,每当外连马匹来配马时,马号门口就被知青围得水泄不通,老职工刘大爷一瘸一拐地驱赶大家:“你们这帮傻小子,瞅什么瞅,回头晚上睡不着觉!”。。。。。。WYQ究竟死于什么原因,无处探究,但我们都认为她年轻时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定是整个故事的一个伏笔,一朵本该美丽绽放的花朵就这样过早的凋谢了。

  ZYL的不幸离世,出乎大家的意料,他是个不起眼的平凡男生,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光环,其貌不扬,生性老实厚道,在班上总是默默无闻,好事坏事他都不掺和。到兵团后,他也踏踏实实,当过农工,赶过大车,从不多说少道,因他长的皮肤黑,大家叫他“二黑”。由于他长得像电影“平原游击队”中的松井,而且头围很小,显得和躯干很不相称,总有人拿他开玩笑,日子一长,他也调皮起来,动不动也还两句嘴。记得那会流传着笑话谚语“东北三大省”:“抽烟根儿,溜茶根儿,扒着门缝儿看媳妇儿。”淘气的男生就给二黑编了个段子,说有一个人家的媳妇是个大脚,丈夫嫌她脚丑,就托人配了“缩小水”,天天给媳妇泡脚,没想人家这隐私被二黑知道了,他便去扒着门缝儿偷看,被人家媳妇发现,盛怒之下,将洗脚水泼了出来,正好兜头浇在二黑脑袋上,霎时二黑的脑袋便缩成如今这般大小,这个段子,我们在兵团晚上无聊时不知讲了多少遍,每次都笑得前仰后合,肚子抽筋。后来二黑也返京,进厂,娶妻生子。虽然没有碰到过他,但是只要一说到二黑,所有人都会想起这个经典的段子,所以二黑在我们心中一直是喜剧式人物。

  但是老天太不公平了,二黑却以最悲剧的形式结束了他的生命--------他在一次汽车倒车时,不幸被撞倒碾压致死,虽然责任都在对方,但对于人来说只有一次的生命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消失了。现在说起二黑,我们再也笑不起来。

  生命在漫漫的长夜中,像无数跳跃闪烁的萤火虫,时而耀眼,时而黯淡,时而飞舞,时而静谧。而今与我们比邻的三只萤火虫永远地熄灭了,他们虽然能量不大,照不亮太多的地方,但泯灭了,我们会觉得有些灰暗,有些寒冷,更有些孤单。。。。。。

  我们常常会怀念起和他们一起的时光 ,我们也会虔诚地祭奠,祭奠那没有绽放到极致便匆匆逝去的青春岁月,生命韶华。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