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冰天雪地里的那些糗事  

2013-12-17 14:56: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七岁来到兵团,当时也没觉得自己还是孩子,拼命地向“青年”靠齐着,可是生活,工作中捉襟见肘出洋相的事还是屡见不鲜,成了一辈子相聚时的笑料。。。。。。
  那年底,我们奋战了一秋的拉合辫新宿舍落成了,一大溜北房,窗明几亮。西头是女宿舍,东头是男宿舍,而门却都开在了中间,紧挨着。中间的间壁墙也是挂的拉合辫,涂了薄薄的一层泥,大声说话,彼此都能听见。刚搬过去没几天,那天半夜,小H出去上厕所,只穿了一身棉毛衫裤,外面披了件棉大衣,匆匆回屋时,黑暗中却走错了门。女宿舍一进门往左手拐,而男宿舍一进门却是往右拐的,待进门拐了弯后,小H方觉得有些不对头,再借大炉筒子的光亮,看见炕沿边上一个个男生的小刺儿头顿觉大事不妙,慌忙掉头就跑,啪的一关门,男生便有人惊醒,“谁?”小H进了女宿舍,惊呼好友:“小L,我走错门了!”说来也巧,这女生宿舍上下铺对面炕有三十几人,这半夜两三点居然都没有睡沉,这句“走错门!”,几乎所有人都笑出声来,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仅两三秒钟,男生那边也传来了哄堂大笑声,好像是所有人设好了圈套,都专门不睡觉等着这一爆笑的时刻的到来似得,累了一天,半夜还有这等喜剧节目,让大家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打趣说笑闹腾了好一阵子,直到第二天,还有男生调笑小H,把小H臊得好几天懒得见人。
  有些闹剧是大家即兴编排的。那天休息,FL打了热水准备洗头擦身,满身刚涂满了肥皂,就有人敲门,原来是唐股长来了。吓得她一头钻进了蚊帐。FL平时是个爱说爱闹的女孩,大家都爱和她闹,见到唐股长来,明知FL此时狼狈,硬是故意把唐股长请了进来,有人忙在FL的蚊帐前面又搭了块塑料布。满身是肥皂的FL心想股长可能说不了几句话就走,也就蜷缩在那不吱声了。唐股长是个很平易近人的领导,风趣幽默也健谈,在连队蹲点时,时常来女生宿舍坐坐,和大家聊天拉家常,这次也没见外,欣然落座。而且赶巧坐在了FL那块塑料布的右前方。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瞎拉着,我们都为FL捏着一把汗,还有人偷偷滴钻进FL的蚊帐逗她。FL浑身湿漉漉地没法穿衣服,冻得瑟瑟发抖,不停比划着,让大家催唐股长走,可偏有人恶作剧,玩“坏”,几次股长都起身要走了,她又挑起个话题,没完没了地和股长说东扯西,屋里除了股长不明就里,其他人都心知肚明,忍不住的一阵阵坏笑,弄得股长莫名其妙,越追问是怎么回事,大家就越故意打岔,气的FL咬牙切齿,又不敢出声,只好将枕巾披在身上,再围个棉袄。。。。。。后来股长走了,刚一出门,屋里就像炸了锅,狂笑和大骂乱成一片,股长惊异地瞪着大眼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至今也没人告诉他是怎么一回事!
  七一年秋,连队建了一间新厕所,是崭新的木板房,当属连队最漂亮的建筑了。像少数民族的吊脚楼,高出地面一米,要上楼梯上去。厕所下面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坑,约两米多深,之所以是这样的结构,是为了掏粪方便。木板由于没刮树皮,边缘凹凸不平,作为墙体,有的地方有缝隙,这种墙的遮蔽作用可谓防君子不防“小人”。所以紧挨着男厕的那个坑,大家都不愿意光顾。可是早上使用集中的时候,便有“饥不择食”者。那天小S内急,没有挑选余地,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那里,可心里实在放心不下,斜眼从那有一指宽的缝中窥去,一双太有特点的大眼睛也正怯怯往这边瞄呢!惊得小S大叫一声“妈呀!”提着裤子窜出那厕位。之后若干时间小S又羞又恼,并偷偷滴告诉了我们那双大眼睛的所有者是谁,乐得大家前仰后合,后来那双大眼睛见到女生总是臊得低着头,裹着棉袄,一溜烟地跑了。其实双方及大家谁也没认为彼此是什么“作风不佳”,只是一种正当“防卫”而已。
  到了冬天,零下三四十度,厕所的坑底下成了一座座“宝塔”,,日积月累,便“刺破青天”,冒到坑上边来了,所以隔不了两天,就得用镐将其“斩断”,日子长了,坑底下宝塔纵横,成了群山,于是连长命令我们班下到“井下”作业,把冻的硬邦邦的粪便请到上面来,堆到西头的林子边上,开春便是不错的有机肥了。于是我们六七个人便分了工,有在坑底下刨冰装筐的,又在上面接应的,最后再抬到林子边上,而且在上面的人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负责作业期间的“戒备”工作,以防“不测”。几个小时过去了,清理的差不多,底下的人忙着打扫战场,上面的人忙不迭地搞运输,就在上面的人放松了警惕,往林子抬冰坨时,却见远处匆匆跑来了一个男生,直奔厕所冲了进去,我们猛回头见此景,心想坏了,急忙大叫:“停住,别进去!”可那来者估计已是忍无可忍,早已一溜边光进去了,接下来的一幕可想而知。。。。。。不消几秒钟,那冒失鬼踉踉跄跄地出来了,坑底下一片“抗议之声”,估计那倒霉蛋也没“尽兴”,准是吓得憋回去了。
  有些事就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春起,冰雪开始消融,北边营区的一个老厕所外面的粪池也开化了,发了酵的一池子粪呈深绿色,上面还顶着块块开裂的浮冰,又轮到我们去掏粪。机务排的RL也被派到这里和我们一起淘。RL有点假小子的劲头儿,干活有点“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点“二”,粪掏了一会,坑边有点滑,我们就找来一块木板垫着,她嫌远不好够,干脆把板斜着搭在了两边的坑边上,自己站在那板上,大家看着有点悬,可她说没事,还故意在那颤悠悠的板上跺跺脚,嘴里还'哦,哦,哦“地叫阵,话音还未落,脚底一滑,便顺势折进了粪坑,吓得她闭着眼睛,抿着嘴,两手不停滴扑腾,想拼命抓住哪。那粪坑虽说不太深,终还有近两尺多深的粪浆没掏上来,她四脚朝天坐在粪坑里,满头满脸浑身都是绿色的粪汤子,简直是臭不可闻,她脚下打滑站不起来,我们急忙找来木棍子,让她抓住,好不容易连滚带爬站了起来,大家又合力将她拉了上来,看到她那狼狈样,又好气又好笑,联想起水浒中鲁智深将几个与他捣乱的泼皮小儿扔进粪坑的景象,这回是来了个现实版的真人秀!粪也不掏了,大家忙着帮她打水冲洗,洗了好几活儿,还是有味,简直是臭入膏肓了!头天洗的内衣还未干,今天里外又都得洗,没得换了,只好钻进被窝里躺着。有个淘气的男生借着给挑水送水的机会,把一块大树墩子压在了她的被子上,她一动不敢动,生怕”走了光“,笑的一屋子人眼泪都出来了。
  青葱岁月,苦乐人生,五味杂陈,不知这些糗事该算是”咸“还是算”酸“,还是带点臭味的甜?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