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2013-03-03 11:5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69年从五中毕业后,班里的同学有的去了东北,有的去了内蒙,有的去了云南,还有的则留在了北京。和班上的同学分分合合有过许多次聚会,这次是这拨人,那次是那拨人,而全是四连一班的同学聚会,这次是迄今为止人最全的一次。

  这次聚会酝酿已久,很早清泉,小芳就有此意,但无奈身体不争气,始终没有启动。这次在胖哥,随意,追风,油油,小芳,黄居等人的齐心努力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近30人,除了在外地工作及生病,家中有事没能来的,24位同学和班主任王立行,辅导员王冀良终得一聚。许多人是44年后的第一次见面。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首先是辅导员王冀良,当年他是五中老高三的,别后44年第一次见面,他一进门,我就认出了他,胖瘦几乎没变,高高的个子,带着个眼睛,一副书卷气。记得当年他当辅导员时,他的儒雅高才就是我们的偶像和奋斗方向,他的做派无形中影响我们的成长轨迹。他也在东北兵团呆了十年,回京后在教育出版社工作,一直做到领导。我想有能力的人终会脱颖而出,时间是不会埋没任何有才能的人的!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让我认不出来的是王慧,当年全班仅她一个人去了云南,这一别就是44年。她比原来胖了,性格依然含蓄内敛,说话温文尔雅。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李亚军的到来,使大家既惊喜又难过,她由于双侧股骨头坏死,一直抱病在家,未参加过任何一次聚会。这次聚会地点正好选在离它家仅半站路的“大碗居”。她恢复的不错,距离在她能轻松承受的范围之内。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徐桂林也是40年没见,他的爱人WYQ也是我们同学,已于八年前去世。与他攀谈。得知他的工作一直不错,成绩斐然。他谦逊滴说得益于WYQ的帮助,他说他忘不了WYQ,他会在WYQ的灵前念叨今天聚会的事,他的话让我感到他的内心悸动,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黄居是内蒙兵团的,记得当年上学时十五六岁,个子不高,是一副调皮顽童的样子,现在虽然两鬓斑白,依然是44年前的孩童面庞,鹤发童颜,如今孙子都三岁了。他的到来,又挖掘出了范超冰同学的联络方式,马上联系,范打车直奔会场,使全体同学为之一振。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康晓玉也有43年未见,如今也当奶奶了。她的公公与我父亲都是两航起义同事。记得当年为落实政策两位老人互相奔走联络消息。如今两家儿女都是花甲老人了。两代人的时间,沧海桑田,不觉有人生苦短的感叹。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坐在我身边的张建华自我介绍中自嘲自己是“老泡”,就是没上山下乡,直接就在北京等到分配工作的机会,而且一直工作表现不错,还当上了党委书记,他讲话很有条理,显然当年“报告”没少做。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其他同学基本上都是去东北兵团的,回京后有的联系多,有的联系少,有的也近40年未联系了。感觉男生当年去东北时都个子很矮,还未长成,就像我们如今形容的“小屁孩”,现今个个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气宇轩昂。普遍“懂事”“长了”;女生都“老”“胖”了。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王老师当年为了送我们,差点命丧沼泽,回来后如实反映情况,还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让我们感觉到老师的为人正直。他仗义执言,刚直不阿,实事求是的精神令我们佩服不已。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席前,我们大家各自做了介绍, 并为三位逝去的同窗肃立默哀,那短短的30秒钟,我低着头想到了很多。。。。。。这44年,是我们生命信号最旺盛的时期,眼睛一闭一睁16060次,每当闭着的时候,我们会有许多梦想,当第二天睁开后,又要面对那么多的无奈,磨难,烦恼和喜悦,人生的考题一道又一道,要做的试卷一张又一张,起起伏伏,跌跌荡荡,谱写成每个人的不同乐章。在同学中,当年有幸上了工农兵大学的不乏其人,自己工作中不断深造,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也不少;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公务员也大有人在;当领导,做支书,当法人代表,发小财的也不在少数。幸运的混得不错,仕途风生水起,财源滚滚,“身份”到了国外;没有学历,没有背景,又不具竞争力强的一技之长者,有的进了街道工厂,有的工厂倒闭,下岗,待业,再就业,倒霉的事一样没落下,如同一粒无足轻重的小石子,在历史车轮急转弯的那一刹那被无情地甩了下去。同是一个班的人,四十年过去,用范伟的话说:“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令人兴奋的是,无论是做官的,为民的,发达的,潦落的心态都不错,全都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安享晚年天伦之乐。我想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也许这些人的命运会更好些,因为69届也不比哪届傻,他们赶上了那样一个年代,但每个人都以自己方式与不公的命运抗争着,虽然得失水平不一,但都不是孬种,都尽力了。我们这二三十人就像一幅众生相,虽然是一滴水,却映出了整个社会的面貌。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王老师在席间感慨地说:“我教的学生当了博士的有许多人,许多去了国外,但都没有什么联系,反而是你们这些去东北的69届及以后几届插过队的学生都情深意长,总想着我。”我想,是磨难的经历更让人体会和珍惜人间真情的缘故吧!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会后,大家合影留念,为老师和辅导员赠送了礼物。四五个小时,大家有说不完的话,44年这间隔也太长了,两代人的时间。当年王老师教我们的时候年仅28岁,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不止28岁了。时光荏苒,转瞬即逝,44年都一晃就过去了,我们实在应该珍惜今后的时光,好好规划,不枉此生!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为了找到这些同学,近一个月来,不少人开车走访老住址,挨门询问,不厌其烦跑了多趟,电话更是打了不知多少,油油还为大家印制了精美的联系彩页,随意,追风,TSR忙着主持,张罗,收款,胖哥更是驾车接送老师,买东西,不辞辛苦。清泉,小芳从家中拿来了珍藏美酒。。。。。。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都觉得这次难得的聚会让人期待了很久,因此格外珍惜。清泉腰疾未愈穿着钢骨腰围来了,骨折的ASP从家中打来电话,,与王老师攀谈了许久。这次得以圆满,大家似乎像了了一桩心事。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一滴水----------四十四年后的难得一聚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我也很欣慰,能做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个月的辛苦总算没白费!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