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食堂闲话  

2013-08-04 16:0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604博客中看到刊登的当年连队食堂的照片,不免感慨尤生。
当年的连队食堂留下的印象也是绝深的。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十六岁离开父母家乡,在外漂泊要说最亲的就是食堂了。记得当年刚到连队的时候,是个傍晚,坐爬犁趟过一道道水泡子,终于到了那灯火阑珊的几间拉合辫草房子,老战友欢天喜地地将我们迎进了她们的帐篷,请进了蚊帐中,端来了只有重大节日才能吃到的“肉炒菜”,可是看着那清汤寡水的油豆角大茄子的跨炖菜,实在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若干天后,我们肚子里的油剐的差不多了,下了工就拿着饭盒在食堂门口等着开饭。食堂的烧菜锅直径有一米多,锅盖是两半的,用大铁锹翻动菜时就把锅盖往两边一扒拉。然而第一天观摩就让我们吃惊不小。东北夏天的蚊子小咬猖獗的很,成群的蚊子嗡嗡地在空中盘旋飞舞,锅盖往两边一推,蒸气忽地腾了起来,无数的蚊子躲闪不及被蒸气熏燎瞬时毙命直落锅中,烧好的菜,汤上密密地落了一层死蚊子,汤上的还好些,可以用勺撇一撇,但菜里的摘也摘不出来了,只能闭着眼睛吃吧!估计营养也不错,凡是去东北兵团的,还真是一个个吃的白白胖胖的,真应该开题立项研究一下。食堂闲话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当年能在食堂做炊事员也是令人羡慕的肥差,第一不用在大田里风吹日晒地劳作,第二,“馋当厨子懒出家”,“杀猪宰羊厨子先尝”!第三,有了些与人小恩小惠的资本和便利。当年好友小琳被分到食堂,我们几个馋猫也着实高兴了几天,总算“朝中有人”了。时不时就钻到后厨看热闹,想揩点油。小华是家中老大,父母双职工,做饭擀面条是她的拿手好戏,常帮着小林擀面条,尤其是她歪着脑袋切面条时,左手有条不紊地按着面片往后一点一点地撤退,右手极有节奏地落刀,连右肩都一耸一耸地颤着,像在优雅地表演一个节目,简直是妩媚动人极了。那个娴熟劲儿,令围观者叹为观止。记得那时有不少男生也爱上食堂溜达,他们看女生做饭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我们当时也在想,他们可能也是在物色老婆,憧憬着将来有一个贤惠的媳妇为自己做出各种美食。。。。。。从他们的眼神中不难品出,垂涎的不仅是手下的美食。
  其实男生也有极会做饭的,记得当时有一位男生厨艺不错,喜欢在食堂秀“刀功”。每每见他叼着烟,歪着头,抿着嘴谈笑风生,根本不看手中的切物,而是在观察大家对他是否青睐,而手下的黄瓜片却切的飞快且薄厚一致,女生在暗自嘲笑他的觊觎时也不免对他的刀功有气不动的感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年的副食供应的确是惨了点,只有自己种的土豆,圆白菜,豆角等,荤的要等过年或夏收会战才见得着,值得骄傲的是,总有白面吃,但发面用的碱紧缺,常常用草木灰代替。所以雪白的馒头像紫米面的,掺杂着星星点点的草木灰,吃在嘴里咯吱咯吱地有点牙碜。有一阵子尽吃大碴子,就是玉米仅过了一遍碾子,蒸出的大碴子饭都是一粒粒张着嘴的老玉米豆,很难消化,特别经时候,吃一顿一天都不饿。改善的时候屈指可数,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炸油饼,食堂溜溜炸了大半天,每人排队每次只能领两个,许多男生一边吃一边排队,罗圈队不知排了多少遭,有的等的不耐烦了,跑到晒麦棚打了会子篮球又回来吃,最高纪录吃了三十四个油饼,应该打破亚吉尼斯纪录了!食堂闲话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另外记忆深的是过年会餐,东北招牌菜就是猪肉炖粉条子,为了多领多吃,上海知青从箱子里拿出了一直未用过的尿盆,各种形制的,高庄的,矮的,带盖的,不带盖的,有描龙画凤的,有红绿牡丹的,还有黄铜色的,摆在席上蔚为大观。豪气冲天,叫人笑破肚皮。
  由于“朝中有人”,终于等到了特别待遇的一天,那天夜班拉石头。午夜到食堂等着吃“夜宵”,小琳也特想盛情款待尽尽“地主之谊”,只是难做无米之炊,翻箱倒柜也没找到有什么可以款待我们的东西,还是我和小华眼尖,发现那边笸箩里有几个剩馒头,不但已经风僵了,有的还长了绿毛,小琳说:“我给你们炸馒头吧!”太好了!炸馒头真是久违了!于是我们忙着把馒头切成片,一会一盘金灿灿的馒头炸好了,小林又忙着撒了点盐花,真是太美味了,我们几个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好几天,那味道都从胃里返上来,着实是吃多了!多少年后,小林说当年在灰暗的油灯下,看到我和小华切绿毛馒头的景象,她眼泪忍不住往外流,可我和小华浑然不知,满心欢喜地等着大餐呢!。。。。。。
  食堂的工作也挺繁重的,最重的活儿要数劈劈柴,先要把一根根大树锯成段,再用大斧子劈开,看着那些小女生轮圆了胳膊挥动大板斧,准确地将木柴劈开,斧刃离脚指头仅几寸的距离,真是惊心动魄!
记得那时一位杀猪的女生是我们五中的同学,几个男生帮忙按着猪,她手持七寸尖刀,猛地一刺,那猪惨叫一声,一刀毙命。。。。。。令围观的男生都大惊失色。
  食堂的苦活儿还有一样就是送饭,每当连队大队人马去荒甸子打草或夏收豆收中午回不来时,食堂就要手抬肩扛将饭送到地里去。崎岖泥泞的小路,一队柔弱女子,挑着担子,颤颤悠悠一路走来,真个是一道别样风景。东北天冷,割黄豆时,常常已是霜冻冰雪,几里路担过饭来,馒头上一层白霜,盖菜的小被子也被冻得硬邦邦,但菜和馒头心是热的,大家的心也是热的。。。。。。
  食堂的姑娘们没有工作服,只有一个大围裙穿着,胳膊上带着套袖。整天揉面,担水劈柴,抬蒸屉,举菜盆,胸腹前总是面粉嘎巴,油吃麻花,穿不了什么好衣服。记得有一位上海知青,高高的个子,很爱漂亮,但又舍不得穿好衣服干活儿,一到星期天就开箱子把衣服拿出来看一遍,比在身上让大家看,后来有些发胖,有的漂亮衣服还未来得及穿就穿不进去了,好不沮丧。
  就是吃着这些饭,穿着这些衣,干着这些活儿的知青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当年的饭虽然不好吃,可人人却吃得挺香,个个长得挺胖,还常常会回想。
{照片取自604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