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戏说喷嚏-----打个喷嚏也关情(转)  

2014-12-09 16:5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说喷嚏-----打个喷嚏也关情(转)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近日与朋友聚会,室内外温差相差近20度,有位海归入室内打了个“喷嚏”,老同事说:“大家正在念叨你”,话音未落,他又一个“喷嚏”。有人说:“打一下喷嚏,有人想你;打两下喷嚏,有人骂你呢!”他说:堵车,来晚了,该骂!
    晚上驱车回家,在收音机中听到国际广播电台主持人慧慧朗颂的打喷嚏的故事,觉得有趣。于是在网上搜到了一些文字,与大家分享。
                        “喷嚏”入诗情也深
中国人对于打喷嚏最常见的说法是“一想二骂三念叨”,这个说法流传了数千年——最早可上溯至《诗经》,尤其是这个“一想”,把古人的浪漫情怀发挥到了极致。
《诗经?终风》里面有一句“寤言不寐,愿言则嚏”,意思是说:我想你想得睡不着,你想念我让我打喷嚏。
    唐诗数万首,除温庭筠的《烧歌》借喷嚏叱责苛政暴税:“仰面呻复嚏,鸦娘咒丰岁。谁知苍翠容,尽作官家税”,很难觅见喷嚏诗。
 
后来文人骚客和小说家们都拿此说事,喷嚏入诗便多了起来。
  有研究者说,宋人借“打喷嚏”言相思,痴爱之深,篇数之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宋初的梅尧臣可谓其“开路先锋”: 他在《愿嚏》中写道:我今斋寝泰坛下,侘傺愿嚏朱颜妻。
  苏轼《元日过丹阳》:“白发苍颜谁肯记,晓来频嚏为何人?”
  黄庭坚《薛乐道自南阳来入都留宿会饮》:“举觞遥酌我,发嚏知见颂。”
  辛弃疾《谒金门·和陈提干》:“因甚无个‘阿鹊’地,没工夫说理。” 词中的“阿鹊”,是喷嚏的拟声词。
  洪咨夔《南乡子·德清舟中和老人韵》词:“阿鹊数归程,人倚低窗小画屏。”
  ……
  看来宋代诗人都喜欢打喷嚏。
  有人说,宋人“喷嚏”之诗,往往能透视生活之怡然自乐,凸显自然洒脱之情致。
 
  在戏曲和小说中,以喷嚏说事,也有反过来希望对方打喷嚏的。
明代汤显祖的代表作《牡丹亭》里有一段文字,柳梦梅拾到杜丽娘的自画像,爱慕得天天叫唤:“美人,美人,姐姐,姐姐! 向真真啼血你知么? 叫的你喷嚏似天花唾。”
 
      打个喷嚏也关情
 
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有一首词叫《美人嚏》:
“浴罢兰汤夜,一阵凉风恁好。陡然娇嚏两三声,消息难分晓。莫是意中人,提著名儿叫?笑他鹦鹉却回头,错道侬家恼。”
笔触和情趣虽然香艳了一些,但却惟妙惟肖,活画出一个娇俏灵动、娴雅可人的女孩形象。
 
   不同民族赋予打喷嚏不同的文化内涵
在西方,有人说打喷嚏的人之所以需要上帝保佑,因为人的灵魂是一种像空气一样的物质储存在人脑袋里的,如果打喷嚏,灵魂就会“喷”出来,而破解此局的方法就是念一句“上帝保佑您”,这样灵魂就会被乖乖“叫”住,老实待着不走了;
犹太人认为打喷嚏是人的灵魂要离开躯体的信号;
英格兰人认为是将获得财物的兆头;
新西兰的毛利人相信造物主就是用打喷嚏的方式把生命溶入了第一个人;
非洲南部的祖鲁人认为,打喷嚏是友善的精灵的赐福,当小孩打喷嚏的时候,大人们就喊:“快长大!”希望被喷嚏唤出来的友善的精灵能促使孩子快一点长高长大。
古代希伯来人也认为,打喷嚏是一件幸事,这意味着生命的存在,因为死人是不会打喷嚏的。
 
为什么打喷嚏独独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都在它身上大做文章呢?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喷嚏作为生理现象有诸多不可思议的因素,比如它不可扼制,而且气量惊人,科学检测发现,喷嚏作为空气涌出,时速高达一百英里以上,(百度资料:打喷嚏的速度为每小时177公里,喷嚏在口腔中的运行时速为965公里),而打完喷嚏如药效般神情又目明。大概是这些在当时无法解释的神奇因素让人们对它青睐有加?
 
  天凉了,你做好了打喷嚏的准备了吗?知道是谁想你吗?
 
 最后讲个笑话:
《笑林广记》里的小段子:一乡人自城中归,谓其妻曰:“我在城中打了无数喷嚏”。妻曰:“皆我在家想你之故。”他日挑粪过危桥,复连打数喷嚏,几乎失足。乃骂曰:“骚花娘,就是思量我,也须看什么所在!”
 
附记:打喷嚏的诗歌
《诗经?终风》: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梅尧臣《愿嚏》:
  猛虎不独宿,鸳鸯不只栖。虞舜游苍梧,帝子夜向潇湘啼。时既禅禹妃亦老,老泪洒竹无高低。流根及筍駮红藓,此情乃与天地齐。我今斋寝泰坛下,侘傺愿嚏朱颜妻。
 
辛弃疾曾在自己的词中温柔地称“喷嚏”为“阿鹊”:
    山共水。美满一千余里。不避晓行并早起。此情都为你。不怕与人尤殢。只怕被人调戏。因甚无个阿鹊地。没工夫说里。
 
苏东坡诗【元日过丹阳明日立春寄鲁元翰】云:
     堆盘红缕细茵陈,巧与椒花两斗新。竹马异时宁信老,土牛明日莫辞春。
     西湖弄水犹应早,北寺观灯欲及辰。白发苍颜谁肯记,晓来频嚏为何人。
 
梅尧臣《愿嚏》:
     猛虎不独宿,鸳鸯不只栖。虞舜游苍梧,帝子夜向潇湘啼。时既禅禹妃亦老,老泪洒竹无高低。流根及昏駮红藓,此情乃与天地齐。我今斋寝泰坛下,侘傺愿嚏朱颜妻。
 
南宋江西诗派萧东夫《齐乐天·愿嚏》:
     扇鸾收影惊秋晚。梧桐又鸣疏雨,翠箔凉多。绣囊香减。陡觉簟冰如许,温存谁与。更禁得荒苔。露蛩相诉?恨结愁萦。风刀难剪几千缕,闲思前事易远。怅旧欢无据。月堕湘浦,软玉分裯。腻云侵枕。犹忆吹兰低语,如今最苦?甚怕见灯昏。梦游间阻,怨杀娇痴。绿窗还嚏否。
 
黄庭坚《薛乐道自南阳来入都留宿会饮》:“举觞遥酌我,发嚏知见颂。”
     
又注:
感冒和流感专家罗杰·恩德森博士对这一结果进行分析发现,人在打喷嚏时,一次可以喷出10万个唾液飞沫,这些飞沫以每小时145千米的速度在空气中传播。
在打喷嚏时,要闭眼睛,保持正确姿势和防止飞沫扩散……
 戏说喷嚏-----打个喷嚏也关情(转)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