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佛心.佛缘.佛都 (转)  

2014-06-25 15:3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佛心.佛缘.佛都作者:芥末
 佛心.佛缘.佛都  (转)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我不信佛。因为母亲笃信基督,姑母还是一个基督教会的头头。在我十几岁前,每日晨起后,三餐及睡觉前,都要跟着做例行祷告。遇有特殊的日子,周日的礼拜,教徒的聚会或圣诞节,更要庄重许多。以我耳濡目染的经验,真正的基督教徒是诚信至性的善人,我的母亲和姑母都是这样的人,但我不是。我的发生改变,始于接近成人时马列主义思想的被灌输。强大的无神论以摧枯拉朽之势消灭了我自幼笃信的那尊无上的神灵,此后我成了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母亲和姑母非常失望,曾经试图挽救我这个迷失的羔羊,竭力想把我引领回到牧羊人的庇护下,但我终于没有如她们所愿。

 

暮年的姑母,几乎走火入魔。每日除了诵读圣经,便是唱诵圣歌。彼时正在辗转求学路途上的我,偶尔借假期回去的机会去看她,她总是戴着厚厚的老花镜,捧着圣经,让我陪着读她喜爱的章节。当然,她笃爱的神灵也终于没有辜负她的热爱,她的晚年过的非常祥和平静,她走的也非常安宁。晚饭尚饮食正常的她,在一个冬夜的睡眠里安静地故去,去了她向往的神的天国。

 

母亲住在上海的几年间,每到周日,我总是抽空开车陪她去教堂做礼拜。驱车经过碧云路,宽阔的路边是各式的别墅区。这儿是上海著名的碧云国际社区,众多的老外及有钱人住在这里。安静幽深的行道树下,时而有踱步的行人,与红枫路交叉的路口便安座了一个基督教堂。常常的,母亲在教堂里安静地听道,或是随众人吟唱。我或者装模作样地陪着,或者就悄悄地溜了出来,沿着外面的马路踱步,待礼拜结束时再去把她接了出来。

 

曾经努力地想找回幼时的笃信,但终于无法回头。心净无尘我做不到,表面的虔诚无法掩饰内心的杂乱无章,圣洁的殿堂里无法容忍一个三心二意的人。但从最初的失落到后来的心安理得,我亦不再勉强自己。上帝只是于我擦肩而过的一个路人吧

 

其实,我对上帝绝对忠诚。上帝说,除了他,别的都是假神,都不能拜。所以,即使之后我很难从骨子里再笃信上帝,我也从来不信其他的神。我从来不信佛,不拜佛。这些年来,走过了多少地方,遇到了多少座巍峨的庙宇,参差的足迹总止步于最后的蒲团。但这一切都并不影响我对佛尊的敬畏,对寺庙风景的欣赏。我与寺庙总有美丽的邂逅:犹记得,厦门的小普陀寺外,那株高大的木棉,在春风里肆意地生长,零落的木棉花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四散飘零,生的葳蕤与死的哀凄同时彰显着佛意:生命,不过是轮回。一个冬日的夜晚,在京都的清水寺的廊檐下避雨,天空中雨雪纷飞,暮色四合,昏黄的光晕中有梵钟悠扬,四周安适静谧。儿子是始龀时的稚气模样,光滑的小脸蛋上是淋漓的雨水雪水,我亦如此。但我们都痴痴地立在廊檐下,手伸向廊外的空中,试图触摸夜空中那些温暖的灯光,掬一捧飞舞的雪花:没有异乡的凄清,肃穆的庙宇间一样流淌着烟火俗世的温暖。一个初夏的午后,跟随旅游团在宁夏中卫高庙观赏,撇开众人一个人在雕梁画栋的殿宇间流连,在槐花飘香的庭院兜转,看廊下的一个僧人在专注地写字:光阴安详沉静,连一只绣花针都掷地有声。东京的浅草寺前,一个干净慈祥的日本老人弯腰捡起从儿子口袋里掉落的一枚硬币,又郑重其事地交到儿子的小手中,那一刻被我用镜头记录下来,每每想起,总慨叹人性之善并无国界。

 

但我的欣赏仅止于此。有一年公司去无锡开会,在灵山大佛的脚下,同事们欢欣雀跃着争相抱佛脚,甚而顶礼膜拜。我做壁上观,被众人讥为大不敬。这一次,在大理的崇圣寺,我又一次游离。号称居士的寺庙地导,抗着小旗子领一众团友挨着一层层的殿宇观赏、讲解崇圣寺的来历与众佛的渊源。我却揣着相机,早快于他们,观赏了一遍。踱着方步去寺庙的层层大殿,看号称佛都的这个寺庙如何比别处更威严,观寺前的菩提因了怎样的因缘不复了当年的繁荣,成了光秃秃的一个树干。看寺后的青山白云悠然缭绕,殿角的红漆木柱静默无言,殿旁的空地一角清洁工用铁铲从香炉里认真地清理着香灰,殿外的墙上张贴着照片,一袭大红袈裟加身的方丈在秉神膜拜。。。而可以看得见的远处,便是尘埃。

 

尘埃处,九位帝王在尔虞我诈的深宫中揣着夙兴夜寐的帝心,怀着封疆扩土的宏愿,当初如何地英姿飒爽、意气勃发?然而又是怎样的幽幽岁月、无望的折磨与挣扎,最后驱使他们抛却了一代君主的豪迈情怀,抛弃了三千佳丽、夜夜笙歌的繁华,遁入这个清静的空门?

 

我认为是这一切皆是佛心使然。佛心,即指人心见性成佛,人心之性即佛性也,发见佛性谓之成佛。说到底,佛心即应该是洞悉世事之后的解脱之心,慈悲之怀。今年有机会又去灵山观圣,在新修的梵宫看了一场表演:曾贵为王子的佛祖,在锦衣玉食的皇宫里安度流年,却因偶然的机会目睹了百姓的疾苦而寝食不安,最后决定出家为众生寻求解脱痛苦的真理。历经磨难后,他成了普渡众人的佛,也成了苦难人生解脱的希望。

 

一代高僧李叔同,集众多才艺于一身,丰神俊貌,神采飘逸,曾是我极崇拜的人。其于盛年决绝削发断念,斩离了红尘,也总以为可惜。看到其日籍妻子,为了找他所费的周折、所受的痛苦,及至见面时却是寥寥数语便恩断义绝,让人实在费解,甚至是让人绝望与不平。 但后来读他的传记,似乎有了理解。曾东渡扶桑寻求报国救国之道,却总因时事艰难雄心难酬,身患痼疾却不得痊愈,饱受疾患困扰的他,面对家国之痛,身体隐忧,落发出家,从此青灯古佛,脱离红尘喧嚣,倒得到许多安宁。佛心与他,便是解脱,出离。 

 

 我在崇圣寺的观景楼,面对四周环绕的青山、云海、蓝天,一霎时竟有了留恋之意。不管是佛祖,还是弘一,还是那九位在此出家的皇帝,因为佛心而结了佛缘。我亦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不知是否也可以在此寻得归途?


 
佛心.佛缘.佛都  (转)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