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越剧情缘  

2014-07-20 16: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无意中拨到了戏曲频道,那是越剧《五女献寿》的片段。当今的越剧明星姓甚名谁,我全然说不上来,但是那委婉清丽,充满江南灵气的一颦一笑,一招一式,让我回到了幼时对越剧痴迷的回忆中。
  父母是江浙人,从小我讲一口地道的常州话,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妈妈带我去“考”幼儿园,园长问我叫什么名字?父母叫什么名字?我叽里呱啦地一通常州话,弄的园长一头雾水,还有啥可“考”的,就算蒙混过关。不过园长,老师和小朋友的普通话我都能听懂,只是人家听我的话太费劲,一度缺少朋友,养成了默默在一边听人家讲的“谦虚”性格。不过没多久,我的普通话一发不可收拾,迅速融入主流, 回到家中也是指点江山,哼五喝六,不过在大我九岁的哥哥面前不敢造次。
  母亲是越剧迷,父亲同事的夫人也多是江浙人氏,每有闲暇,便会相邀去看越剧。我像个跟屁虫,每次也煞有介事地随从,什么名角筱少卿,徐玉兰,王文娟;什么《拜月记》,《双玉婵》,《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等,久而久之,便被那漂亮的舞台背景,风姿绰约的才子佳人和清悠婉丽的唱腔所倾倒。小女孩回到家中会对着镜子,自说自话,挤眉弄眼,模仿剧中人物的一招一式,“小姐,你多风采!”,“公子,你大雅才!"还会将妈妈的花绸衣服披在身上,再搭上个长纱巾做水袖,在床上乱舞乱蹦,体验剧中人物的感情跌宕,嗯嗯呀呀地哼唱那些拐来拐去的高难唱腔,时而假嗓子的花旦,时而鼻后音的小生,疯疯癫癫地折腾好一阵子,乐此不疲。
  记得一次小学四年级,妈妈又买了吉祥戏院的越剧票,晚上7点开演。下午第四节课时,我已魂不守舍,只盼着快点下课放学,没想到班上一位男生”闹将“调皮捣蛋,气得班主任高玉琴老师大发脾气,拖堂不下课,还留了一大堆课堂作业,不做完不让回家,急得我抓耳挠腮,无可奈何,只好乖乖地先做功课。耗到六点多了,还不放,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左顾右盼,辗转不安,只见老师端着一杯热茶索性坐了下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都六点二十了,老师终于发了善心,我立刻奔出教室,撒丫子往家跑,幸亏学校离家就两个门,赶紧爬了两口饭,便和妈妈连跑带颠到胡同西口坐六路无轨车到金鱼胡同,又马不停蹄赶到位于金鱼胡同西口的吉祥剧院,落座还没喘匀气,灯就暗下来了,定睛往前看去,那第四排靠右的一大片好像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正兴高采烈地期盼着,刘校长正站在那里招呼人,再细细望去,我们班的班主任高老师正襟危坐,正抱着一个面包在啃。。。。。。嗨!原来她们为了戏前那段时间没处呆,就拿我们砸法子呀!我故意站了起来叫了一声高老师,她瞪着一双惊奇的眼睛”呦!你也来了?!够快的!“”早知道您也看戏上我们家吃饭去啊!“高老师朝我诡秘地一笑。。。。。。第二天,老师们的话题全是那出戏。
那些年,越剧不仅为南方观众所喜爱,也深受北方观众的青睐。许多还拍成了电影,例如《追鱼》,《红楼梦》;越剧发展的历史还被拍成了电影《舞台姐妹》,这些唯美的故事情节,精良的制作和漂亮的演员脍炙人口,都成为百姓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话题。由于我家庭独特的背景和我对越剧的偏好,也一度被人说成是”小资“的代表,可我一直不以为然,我认为这是艺术,是国粹。
  文革前,越剧《红楼梦》被拍成电影,刚放映时票价要一元,这在当时是相当贵的,因为其他电影票才一毛钱,一毛五算贵的,上下集的那种才两毛五,学生票才五分钱。但是我妈还是给了我钱,我如同享受了至尊的待遇,非常珍惜那次机会,我觉得那部电影在当时堪称一流,在影院,多少人被宝黛的凄美爱情故事感动得涕泗横流,更为徐玉兰王文娟地道的唱腔和表演叫绝!”我当是笙箫管笛来迎娶,谁知晓白衣素服来吊孝。“哭灵那段悲凄委婉的唱腔,那抑扬顿挫的梆点声,那大起大落,百转千回的沉吟哼唱成为经典,被一代人栉风沐雨,历尽坎坷口口相传了下来。
越剧情缘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文革中,越剧因题材多为才子佳人而被列为封资修一度销声匿迹,之后许多年都没听到过,去东北兵团后,上海知青喜欢越剧,记得一位上海老知青一边哼唱,一边还学着”笃,笃笃“地打着梆点声,让我一下子回味起了当年在剧场那种被越剧感人以形,动人以情的魅力所吸引,沉浸其中的感觉,由于对越剧的偏爱,甚至会偏爱上海人,会跟着她们一起唱上海话的顺口溜:”赤膊戴领带,赤脚着皮鞋。。。。。。“
   几十年过去了,在当今”二人转“走红,河南 方言,乐亭方言大行其道,占据市场的今天,我依然喜欢越剧,就是去唱卡拉OK,也喜欢”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好多年不看越剧了,现在似乎也没有越剧团来京演出了,在银屏上我会看到传统的越剧也被包装得时尚靓丽,布景声光电效果极佳,不像若干年前我看”梁祝“时,那一扇墙似的纱幔布景居然在梁山伯唱到一半时倒了下来,幸亏梁山伯身大力不亏,居然用肩膀給扛住了,台下一片嘘声。。。。。。
  外边大伏天,溽暑肆虐,知了也受不了狂叫着,坐在屋里,开着空调,吃着西瓜,越剧新人在唱《五女献寿》,我悠哉悠哉,又梦回江南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