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和殿的博客

 
 
 

日志

 
 

22年前的那件事  

2016-11-03 22:4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9月21日,北京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事件,一名叫田明建的军人持枪在建国门地区打死了数名群众和军人,警察,其中还包括几名外国人,最终被击毙。记得最让人难忘的是,在无辜死亡的人员中,竟然包括我们办公室小杜的妹妹。噩耗是第二天才传来的。21日晚上,小杜的妹妹没有回家,家人四处寻找也未果,最终才从公安局得到消息,去了医院的太平间认尸,但是却没有找到,因为她的妹妹早上是穿着一件白衬衫去上的班,可是所有女尸没有一个是穿白衬衣的,而且面目都血迹斑斑,不好辨认,最后经过清理,才发现有一名穿白底红花衬衫的女尸有点像,经公安人员帮助辨认,才发现原来身上的红花竟然全是血迹,斑斑点点,真是让家人无法接受的现实。记得那时,小杜父母身体不好,跑后事的处理多是小杜,单位也派了同事帮忙。真是飞来横祸。那时的情境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二十几年过去了,今天看到一则报道,详细的记录了当时的情况,让我又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现将这段报道转载如下,真是惊心动魄的一个恶性事件,值得人们反思。
[转载]1994年建国门枪战:田明建一人独战数百军警
22年前的那件事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现场示意图

22年前的那件事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22年前的那件事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田明建

建国门事件是1994年9月21日发生于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的一场涉外政治事件。一名解放军军官田明建在开枪打死其长官和战友后,携枪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在建国门与赶来的警察发生激烈枪战。双方在城市公路两侧激烈交火,总计造成数十人伤亡。本文详述了这一震惊中外的枪击案来龙去脉,作者佚名。

22年前的那件事 - 中和殿 - 中和殿的博客
 
 
                                                                       北京建国门2015年街景(网络图片)

如果你有机会到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去,留心的话会看到一个被7.62mm步枪子弹贯穿两个洞的钢盔,看到这个钢盔就会让你知道步枪子弹可以轻而易举贯穿任何头盔(当然包括头盔要保护的头骨),头盔的目的只是心理安慰,头盔设计的目标只是防手枪子弹和炮弹弹片的。再看看这个钢盔底下的主人姓名(东城分局警察曹付昆)你就会想知道这钢盔是被谁射穿的,这就牵扯出一个全世界军人都在模仿其动作的野战军人——田明建。

在野战军军人与武警和警察的你死我活的实战转播中,由于有了此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展示了专业高素质军人令人佩服的动作,在香港,好莱乌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终于有了出处。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加拿大各大电视台突然播出紧急新闻: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伊朗外交官和他九岁的儿子当场死亡。人们在电视萤幕上看到,一辆黄色面的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一辆两节相连的公共汽车布满弹洞;受了伤的伊朗外交官的孩子在车里大哭大叫;武警和警察在持着枪奔跑;人们抬着伤者急匆匆地撤离。与此同时,砰砰叭叭的枪声不断地爆响着。

中国政府在事件进行中和发生后,立即关闭了电视卫星传播,严密封锁了消息,禁止各国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加拿大记者是因为枪战就发生在他们的外交公寓下面,而且他们估计到了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措施,在中国政府尚未醒过来的瞬间,抢在禁令之前通过卫星转播了现场实况。这才使人们看到了几个珍贵的镜头。至今,北京居民应该仍对此事记忆犹新。

国内的新闻媒介全部奉命对此保持沉默。只是当天的北京晚报被授权刊登了新华社的一条一百余字的新闻。以致于该报价格暴涨,据说最高的被炒到了原价的五十倍。

凶犯系驻守在通县的北京卫戍区三师十二团的一连中尉连长,刚满三十岁,来自河南农村的田明建。该人聪明机智,勤恳好学,曾被保送石家庄陆军学校深造,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枪法,是学员中的尖子,全团干部进行比武,还得过全团第二,他的照片还在光荣榜上张贴着。

在团司令部任参谋时,深受上司赏识,上下左右的关系也十分圆滑,许多官兵在涉及切身利益的关头,常常托他代为疏通,既然一言兴邦,自然也就少不了一字千金。一次,某战士重礼贡进,但求事无成,一气之下将他受贿的隐秘曝光,田明建遂被下放连队任职。

副连长这个职务,按部队惯例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此前不久,一士兵请假探亲,田未批准。该战士平素与田关系不好,知道他借职权之便作梗刁难,与之争吵不休,田盛怒之下,对其拳脚相加。不打人不骂人是部队的纪律,殴打战士更是绝对禁止的。这就成为了轰动军营的事件。田明建停职反省,但一直想不通,拒不承认错误,并与营团两级主管言语对抗,上级遂决定予以处分,而且公开警告说:再不悔过,将令其还乡务农。

结果因打人一事,田明建被团里给了一个“处分”,而该团团长则在事发前8天被提为警卫三师副师长。田明建本人想得二等功,好办老婆随军(副营随军),但希望破灭。

此时又发生的另一件事促成了田的铤而走险。田在农村的妻子曾与其生下一女,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由于农村严格的计生政策,他一直对部队隐瞒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做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七个月,出了医疗事故,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生命垂危。田明建见似锦前程化作泡影,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不甘于默默地沉沦,决心采取极端方式呼唤社会的注意。部队的惯例是:被停职反省而非隔离反省者,在正式处分下达前,只是不工作、不出操,而无须办理交接。这给田明建向社会寻求报复提供了可能。

九月十九日晚,他请枪库保管员吃饭,并从他手中借了钥匙。他从连队的武器库中取出一支部队刚刚装备不久的八一式步枪和满满六匣子弹。出发之前他把枪藏在检阅台旁边的椅子下面,又和平时相熟的老乡战友打了招呼,说第二天出操他叫卧倒就趴下(事后这几人因发现征兆却未举报受了处分)。

九月二十日晨,连队出操之际,田像所有因身体不适、度假、调离等而无需参加训练的军人一样,站在旁边观望,谁也没觉得什么异常。谁知,当团政委来到操场上作例行视察时,田明建突然喊卧倒然后出枪射击,团政委等四人当场死亡,十多人受伤。军营一时大乱,田明建趁机窜上公路,劫持了一辆过路的吉普车,直奔天安广场而去。

车过建国门立交桥附近,司机趁机将车撞到路旁的树上后弃车便逃,岂料遇上田明建这样的枪手,只一枪就把他撂在那儿再也起不来了。田转身朝迎面驶来的黄色面的冲去,司机见凶犯朝自己来了,急忙开车门想逃,但未容他离车,无情的弹雨就盖了过来。紧接着,田明建的枪口转向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和建筑物,一时间血肉飞溅。

田一下车就被已经接到警报的特警2支队和特勤发现,田与警察在立交桥附近展开枪战,随后大批武警持枪赶到,企图用强大的火力将凶犯消灭。田以街心交通护栏为掩体,时而卧倒时而半蹲,准确射击,数十名武警竟一时无法向前。除了和军警交火以外,田主要在于胡乱打击其他目标,在死前把事情闹大。

恰在此时,一辆44路公共汽车驶来,如果司机冷静机智,以最大油门全速直冲,本可有惊无险。但那个司机哪经历过这种场面,被横飞的枪弹吓懵了的司机,竟然把车停在了路中间,子弹成串地飞到车里,乘客纷纷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不少早晨上班的人是被从自行车上扫下来的(死亡17人)。正在这硝烟弥漫、枪声震耳之际,伊朗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架车送孩子上学由此路过,一串子弹飞来,尤素福当场身亡,四个孩子中一死两伤。

建国门围捕田明建枪战中,敌我双方都趴在路边草坪里。侦察兵、区公安局防暴队和市公安局刑侦、特警挤在一起各喊各的人明语联络,当即招来田犯的短点射。在绿地草丛中,警察有一人殉职,多人受伤。当时现场很混乱,田犯原是部队军事尖子,他的八一式半自动步枪打的都是短连发精度射。咱们有的警察大大咧咧地站、蹲在灌木、车门后隐蔽;有的扣住扳机不撒手,带的子弹一下就打光了。

东城分局警察曹付昆哪里会想到田明建军事素质的过硬,枪法的精准,还像抓捕流氓一样伸头察看田明建,就在伸头的一瞬间,田明建证明了他神射手的称号,一个点射后曹付昆戴的钢盔被7.62mm步枪子弹击穿,脑颅受重创,当即死亡。

田明建毕竟只是针对社会发泄不满闹事寻死,没有更慎密的思考和谋略。所以,枪战了一阵之后,田便向使馆区逃窜,被射伤后转向雅宝路市场,且战且退被军警围困在雅宝路的一块空地上,他便用短点射压制警方火力,所带的近两百发子弹将近打光仍负隅顽抗。后来田所在部队派出特务连的狙击手(该狙击手后被授予二等功),进入使馆区的高楼从背后向他射击他才中枪毙命。(凶犯毙命地点是建国门国际邮局和亚太大厦之间的一片稍有凸起的灌木丛中,据说是被在他身后尚未竣工的楼上的阻击手一枪毙命的)据说当时似乎是部队想自己追击解决(先头追击人员的弹药是临时从哨兵手里收集的)而未及时通知有关部门致使事态失控,凶犯被追击到雅宝路后才有警察到来,而当时使馆区的值勤武警配备的手枪也只有一发子弹,根本无法与八一式步枪做正面抗衡,防暴狙击手是稍后才到的。

事件的发生时间正在国庆四十五周年的前十天,这个事件的发生,使得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当年的国庆讲话中,不得不加上了“我国一些地方社会治安还有许多问题”这样的话。

事件后军委处理了一打人,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兼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何道泉中将(原任哈尔滨23军军长,何长工之子)降职为军区副参谋长,后任国防大学副校长),现已退役。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刘逢君少将对调,任司令员。北京卫戍区政委张宝康少将撤职,调南京军区政治部任副主任,现已退役。杨惠川少将调任政委。副司令员佟喜刚大校撤职、副司令员秦涛少将免职。三师师长、政委、三师副师长(原12团长)被撤职。军务股长被判刑,因为是一个怕死鬼,枪响的时候,自己先躲起来了。文书被开除军藉等等。十二团在事隔两年后编制撤销,至此警卫三师十二团在我军编制中消失,现该地方为北京卫戍区预备役2师所在地。

同时,在全军的所有建制团,重新立了一个规定,统一成立一个战斗班,24小时呆在司令部,枪弹分发,随时准备处置突发事件。(为什么9.20,田明建从通县可以杀到建国门,路程至少有20-30公里,却没遇阻拦,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这样的处理机制。)

在此次交战中彻底证明了野战军军人的素质高于武警和警察,警察真正到了实战中,一个个都怕死的要命,到现场看看吧,警察一个个都躲在后面,没有敢冲上去的。真正冲上去的都是军人武警。

建国门枪战的全部资料所显示出来的田明建的战术动作,在低姿快速前进,利用地形地物,以及沉着冷静对敌方面相当有素养。田明建,一人,一枝八一步枪,六匣子弹,对抗数十全副武装的军警,居然有攻有守,足见其战术素养之高!田在与武警接火之后,仍然胡乱扫射无关之物体,在几十名武警和警察凭借街树、楼房、车辆掩蔽下向其逼近之际,竟然依旧背对对方狂奔,在最后已经身陷包围圈中时,依然跑向空旷处,而不是就近利用建筑物隐蔽自己,寻求生路,作困兽之斗,已经表明他意在寻死!(注:田明建不会开车)注意:巷战中起码有三件不可或忘的要领,即:一、正面对敌,背有依托;二、敌众我寡,凭险据守;三、弹勿虚发,留有后备。做为作战参谋的田明建不可能不懂得这些,但是他一条都没有遵守,说明他是在以一种自杀的方式在对抗!然而那麽多的警察和武警竟然对他束手无策!当时整个北京的警方,被田明建八一式步枪,压在马路上,不敢抬头。一名警察由于抬头过高,当场被一枪击中,造成颅内重伤而当即毙命。(这事充分表明我军装备的八一式步枪的优异性能。)竟然是他在几乎打完所有子弹之后,才不得不由部队的狙击手从他背后的高楼上向他射击,将其击毙的。这至少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北京的警察和武警部队在巷战中的军事素养很难说是合格的。

那时本人就住在光华路,枪战停止不久,本人刚好开车由光华路向西上二环,大批警察在现场,警灯闪成一片,阵势挺壮观,当时凶犯尸首尚未被抬走。由于是在早晨上班前的突发事件,当时并没有立即进行交通管制,也反映了当时政府处置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非常欠缺。

当时追捕过程中,有市刑侦的、防暴大队的,还有其它单位的,大家趴在草丛中,相互间喊话,乱做一团,由此导致我军手语的“规范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香港、好莱坞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就是在这一天由田建明介绍给世界的。

最震惊的还是老外们(国内的民众恐怕听说此事的人都不太多,但当时当兵的都知道,因为这事全军通报了),以前他们只知道中国军人厉害,到底厉害到何种程度,只怕亲眼见过的不多,在那几个录相片段中,田明建的战术动作,如低姿快速前进,对敌的冷静,擅于利用地形地物(其实就是街道上的隔离墩),单发与短点射交替使用压制……等等,最让他们惊奇还是他居然能在射击中单手换弹匣?!!!

单手换弹匣动作要领:右手持枪,左手掏弹匣,然后左手持新弹匣猛顶枪械上的弹匣卡榫,这时空弹匣松动,新弹匣顺势向前一挤,空弹匣掉落,新弹匣装上。左手再迅速伸向右边拉下枪栓,子弹上膛(这个动作不可少,因为AK系列没有空仓待击功能,必须手动上膛),换弹匣完毕。

有人可能会奇怪,老外应该是见多识广了,难道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不会?问题在于,因为AK系列的弹匣卡榫和弹匣结构与西方枪械不同,所以这个动作只有AK系列的枪械才可能实现,八一是我国自AK47发展而来,自然也没问题。

单手换弹匣,是一个非常规的战术动作。我军中早已有之,这个动作据说是由我军的某战士在对越自卫反击时发明的,随即流传开来,但也只是老兵们私下里练练(还有其它的版本,如左手握住护木持枪,右手单手上弹匣)。单手换弹匣这个动作,军队的教材里是没有这方面的教程的,而且也禁止(至少是不鼓励)士兵们练习此动作,理由是容易损坏弹匣卡榫和下护木,但是这个战术动作却确实有很实在的意义,在战场上,单手换弹夹只用2至3秒就行,比用正规的方法要快上很多,如果是那种打过N多子弹,对枪械很熟悉的老兵(比如田明建),会等到前一个弹匣只有三四颗子弹时就实施单手换弹匣动作,这样连用左手拉一下枪栓上膛的动作都免了,这样的火力持续性岂不是令人瞠目结舌?

田建明事件同时反映出解放军中存在的很多问题。落后的管理体制,政工干部私拆他人信件。农村计生干部视人命如草芥,长此以往,必有大乱。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